丁磊:千帆历尽,归来仍是少年时
2018-01-09 11:39:03
  • 0
  • 0
  • 0

来源:砍柴网

原标题:丁磊:千帆历尽,归来仍是少年时

不是个被安排的人,是大学老师对丁磊的评价。

1983年组装了人生第一台六管收音机,1993年大学毕业,1994年搞互联网,1996年帮人做网络。丁磊说他是全班非常牛逼的学生,别人都是看着成绩去读书,他却是冲着掌握知识去读书。

说他是个学霸,似乎是亵渎了他的爱好。基于对互联网的热爱,1997年,丁磊在一个8平米的小屋子里创建了网易,当时中国的互联网用户还不到 10 万人。那时候的网易还是个BBS,腾讯、阿里巴巴、搜狗还没有出现,张朝阳在跑融资的路上,马云刚卖掉了中国黄页,贾跃亭在山西开了家公司,丁磊还是个默默无闻的小伙子。21年后的今天,互联网公司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网易总市值达到482亿美元,在美股中概股中间的股价位列第四,前四名是阿里、百度、京东。

关于网易CEO丁磊,有人说他抠门,有人说他豪迈,有人说他小人,有人说他坦荡。32岁成中国首富,富豪里少见的仍旧保持快乐的人,网易从差点易主到如今市值高达百亿美元。千帆历尽,我们一起来了解多面的丁磊以及他背后那些值得企业家学习的地方。

身价千亿,照旧去大排档喝粥

1998年,网易每天有10万人的访问量,广告销售额就达到了10多万美元。次年,网易的广告收入达到了70万美元。

由此,网易成为中国最著名的门户网站之一。丁磊和搜狐的张朝阳、新浪的王志东,一时被称为”网络三剑客“。

2003年,丁磊登上中国内地百富榜首位,而前一年,他根本不在榜上。

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丁磊感到“茫然”。当晚,他照旧去大排档喝粥。

大佬身边总不乏豪车、名表、保镖,如今身价千亿的丁磊身边却没有一个保镖、司机、秘书,衣服穿的是300块的优衣库,就连最昂贵的装扮还是18年前去美国路演临时添置的两双皮鞋和一款劳力士手表。

有人说他很抠门,早期在网易只有够级别的高管才能够报销捷达出租车费,但没人敢坐,因为丁磊常打夏利。就连他看见公司摆了一台价值不菲的咖啡机都大为恼火。

在丁磊的办公室,你看不到任何豪华的装置,甚至有些寒酸。有一次,某电视台的几个记者去网易采访,想找一间靠窗有阳光的办公室架机位,网易的接待人员就推荐了丁磊的办公室。扛着机器的摄像师说,好呀,顺便可以参观一下中国互联网行业最豪华的办公室了。但故事的结局使摄像师大跌眼镜:那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三角形空间,和所有员工一样的桌椅,一些唱片,一台普通的桌面音响。如此而已。

吴晓波曾概括丁磊:“一个互联网的信徒,一个为兴趣而工作的人。”

没有商人气息,对金钱无感,“我对财富多少已经比较淡薄,对富豪榜排第几更是麻木。”这是丁磊原话。

也正是这样对财富无感的人,才会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工作上。严于律己、低调做人、珍惜人才。网易高管李勇离开时,丁磊以100万的期权挽留,未果,坚持赠送期权表示感谢。1999年,为了融资,网易从广州搬到北京,丁磊出人意料地选择了当时城内最贵的写字楼嘉里中心而不是中关村,“当年的中关村是骗子一条街,充斥着实用主义,而非创新和革命者。”丁磊说道。

一个真正的企业家大抵就是这样吧,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有成绩的时候不要太高兴,埋头做好事情,有挫折的时候不要太难过,迎难而上。

做产品要有基本信仰,宁愿慢人一步

今年的丁磊已经47岁了,距他登顶“福布斯中国首富”也过去了15年。

门户没落,BAT崛起,小米、京东在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人们觉得丁磊“落伍了”、“太保守”、“是移动时代最大的失意者”。除了游戏和“有态度的新闻”,网易似乎不再亮眼。丁磊养猪,被人议论笑话了八年。

到今天,丁磊还是这么愤愤不平:“说我保守。”

在激烈的竞争里,网易绝对不是快的,它还被人诟病保守,但正是这种慢悠悠的个性,让网易别具一格。做着喜欢的事情,站着把钱挣了,在商业社会里这可以算是奢侈了,网易的成功归结于他们对细节的把控。

从网易公开课到网易云音乐到有道云笔记再到现在的网易严选和网易蜗牛阅读,甚至是丁磊天外飞仙式的“养猪卖猪肉”,丁磊总是让人出乎意料。

如果非要特别理性的站在商业战略的层面看,很多时候你可能根本就搞不懂看不清网易的“战略”到底是什么,然而,恰恰就是这样的网易,冷不丁就能搞出来一个像有道云笔记和网易云音乐这样用户体量数亿的产品。也是这样的网易,不知不觉间,开始在行业内拥有越来越高的声誉,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存在。

这都归根于丁磊对产品的基本信仰,永远把用户放在第一位。

2013年9月中旬,在一次私人聚会上,丁磊谈起微信里的某一项功能,评价这是一个毫无道德的设计,好比“五星级酒店楼下开的妓院”,“你让小孩子怎么使用?”他把手机摔在桌上,生气地问。

丁磊对产品的信仰淋漓尽致的体现在他治下的网易。

做游戏。为了了解玩家的痛点,丁磊曾经只带一个助手,从哈尔滨一直跑到三亚,沿着整个海岸线,两人在全国跑了近20天,每个晚上大概跑十个网吧。他在网吧里跟玩家交流,甚至天天泡在论坛里搜集玩家的各种怨言。

养猪。走了欧美十几个国家先确立养猪的模式,然后排查了浙江48个地方最终选择了吉安作为养猪场,请到了设计南极科考站的人设计“丁家猪居所”,历时八年,最后养猪三人组两个人受不了了出走……网易的员工在网上说,那几年,杭州办公室外面摆了好多养猪方面的书。

做音乐播放APP。播放界面中那个模仿黑胶唱片的UI,是丁磊定的黑胶唱片的转速。他让团队反复调试了20多遍,因为“转快了容易晕,转慢了又可能让人昏昏欲睡”。云音乐从设计、音质、歌曲的搜索方式,到主打的歌单功能,都倾注了丁磊的个人烙印。

做电商。丁磊在考拉海购有个“三石的私物精选”专栏;在网易美学里也经常更新自己的文章;据网易严选的员工陈述,网易严选中所有的男装、女装供应商,是丁磊一一亲自确定的,他不用团队代替他做决定。

尽管如此,外界还是议论纷纷,尤其在养猪一事上。

“中国人有的时候想问题,是倒着来的,他认为养猪是一个传统的工作,是一个又脏又臭的工作。这工作由我这个高科技的,又有文化又有钱的人讲出来,他们觉得不可思议。

在我眼里,360行,不要觉得自己那一行特NB,我们和农民挑粪浇菜,你觉得有很大的差别吗?我觉得没差别。都是提供产品,都是让消费者满意。所以,我们打内心对这个劳动生产方式有一个歧视,什么东西是高贵的,什么是低贱的。”丁磊不解道。

“动作可以慢,但战略一定要正确”。面对行业的更新迭代,丁磊不骄不躁,专注打磨好每一件产品,这种精神值得每一个企业家学习。

把工作当兴趣,用情怀做好品牌

《商业价值》主编张鹏曾评价:“丁磊不太像个生意人,时不时说出两句不像正经商人会说出的话。”

在互联网圈,丁磊特立独行、从不扎堆,就连自家的发布会也不参加。

有一次办活动,丁磊答应了公关部出席发布会,媒体也都通知了,结果前一天晚上才说不来了,最后发布会“被迫”以视频连线的方式对丁磊进行提问。

说他散漫在钻研用户上却是无比认真,说他低调做起事来却是极其高调。

搜狗王小川说起丁磊:“他真的是超脱,他根本无所谓在互联网江湖里怎么去排位,怎么去整合资源,他无所谓这些事情。”

读书、听音乐,去乌镇看赖声川导演的话剧《如梦之梦》,整个话剧有八小时。丁磊说,“于我而言,大概有95%的幸福感都源于可以有时间停下来,去发现和欣赏生活中的美。”

这种态度在丁磊的工作上也显而易见,他自称是一个非常有理想的企业家。

很多人觉得有钱就是商人,但丁磊却认为这是对他最大的侮辱。他不喜欢被称作商人,更是秉承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去做事情,而不会因为市场上出现了什么就去做什么。

部分员工认为丁磊不是一名优秀的产品经理,太理想化了。网易印象派是一款用户上传图片订制礼品的产品,“中国人连房子都买不起,谁还有心思欣赏自己的图片呢?”“其实也亏不了多少钱,很少的钱。再说我今天赚很多钱,要学会对一些产品承担责任。”丁磊解释说。

多年的商场拼杀,并未让他变得圆滑世故,相对公平自由的互联网世界反而让丁磊保留了一份纯真个性。

对于尊重,丁磊有强烈的需求。谈及自己曾经的首富头衔,他展现出强烈的蔑视感:“只有老板才觉得首富了不起。”

千帆历尽,依旧保持坚韧

吴晓波曾在《锵锵三人行》中对窦文涛说:“我见过的中国富豪里面,三分之二以上都是不快乐的,除了丁磊。”

其实丁磊是千帆历尽。

2017年是网易赚大钱的时候,大概只有少数人还能记得,网易在纳斯达克正式挂牌的第一天,就遇到了破发。

2000年6月30日,网易上市纳斯达克。“当时主要想通过公司上市,把企业进一步做大做强。”丁磊说。

在网易上市前,中华网和新浪网上美国股市时,正值纳斯达克狂炒网络股的风口;而2000年6月,当网易登陆纳斯达克时,网络股在美股上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丁磊时运不济。

欢天喜地的上美股,看起来很高大上的样子,结果上市当天截至收盘,网易股价跌至15.12美元,跌破了15.50美元的发行价。

破发带给丁磊非常大的压力。之后,网易的局面日益糟糕,最后一步步走向深渊。2001年初,丁磊最迫切的愿望就是想把网易卖掉。

2001年5月初,原本计划以8500万美元收购网易的香港有限宽频在签字前夜,由于不信任网易的财报,突然终止一切收购行为。

当时的媒体报道,网易的虚假财报可能是因为管理层的操作。

上市前夕,为了把网易从个人企业转型为国际化公司,丁磊请了三位背景各异的职业经理人出任高管:来自香港的CEO黎景辉、来自台湾的COO陈素贞、来自大陆的CFO何海文。

然而,此三人似乎并没有和丁磊同心同德。黎曾在网易内部发公开信抱怨丁磊权力太大,而陈素贞和何海文更是将丁磊吵得经常躲到广州去。

2001年5月1日之后,网易员工就没再看到陈素贞的身影,6月12日,黎景辉辞职,8月28日,何海文辞职。丁磊后来感慨,“网易的最大教训就是人!”

但丁磊无暇难过,9月,纳斯达克以财报存疑为由,宣布网易股票停止交易——这是中国公司第一次在美股被停牌。

一停牌,丁磊再想卖网易也卖不掉了,股价定格在64美分,“垃圾股”一支,真是狼狈不堪。

“上市之后就很迷茫,连卖掉网易的心都有过,最后没卖不是因为心气高,而是财务审计有问题,别人不肯买。”丁磊说。

接连的打击,让丁磊的30岁过得异常艰难。

丁磊在多年之后接受采访,坦言当年创业就是想赚点钱改善改善生活,两年就上市斗志昂扬,结果一个跟头摔得惨不忍睹。

丁磊找到步步高的创始人段永平,问他,自己能不能卖掉公司,再重新再做一家。

段永平反问:你现在就有一家公司,为什么不把它做好呢?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于是,丁磊硬着头皮,收拾烂摊子、面对老问题、尝试转型。这期间他是如何度过内忧外患的每一天,可想而知。

丁磊开始向中国传统文化索取智慧,他看《道德经》,并且习惯把“上善若水”挂在嘴边。几年后,他还和《冬吴相对论》的主持人梁冬一起学中医,拜入广州著名老中医邓铁涛门下。

2002年初,网易复牌,同年第四季度,实现盈利。丁磊第一步,投资开发了网络游戏《大话西游》;第二步和运营商合作开发短信业务——“移动梦网”,这个业务当年也救活了腾讯。

2003年,丁磊登上中国内地百富榜首位,而前一年,他根本不在榜上。

丁磊的韧性与坚持又一次救了他。“人生是个积累的过程,你总会有摔倒,即使跌倒了,你也要懂得抓一把沙子在手里。”这是丁磊的原话。

丁磊回来了。

也许还有人在质疑网易能做多大、产品线是不是过于分散、丁磊是不是网易的天花板。但这些对于丁磊本人已经不是很重要了。

来源|微信公众号:创业智库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